徐霞客没见过的风景

2023-06-11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转自:MedPeer

虽然今天不是假期,却是“中国旅游日”,没错,一个鼓励大家旅游的正日子。

每年多了这么个节日,全仰仗于古代著名“旅行特种兵”徐霞客:《徐霞客游记》的开篇《游天台山日记》,其中记载的第一个日期为“癸丑之三月晦”,换算成公历就是1613年5月19日,这也就是“中国旅游日”的来历了。

当年徐霞客用了30多年游历大好河山。如今,我们循着他的步伐故地重游,竟然发现那里有着他当年看不到的风景,甚至不免感叹一句:“当年徐霞客真是‘白来了’。”

 徐霞客游历路线

图源: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10期

台州·天台山

天台山,既是佛教天台宗祖庭,又是道教南宗的发祥地,在明代远比现在知名。徐霞客不仅将天台山作为开篇地,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来天台山,足迹遍布如今天台山的各大观景点。

只不过徐霞客三游天台山,都是春夏之际,恐怕不知道秋天的天台山如此斑斓。

扬州·瘦西湖

扬州距江阴不远,所以徐霞客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不过,他看到的瘦西湖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如今瘦西湖的形制成型于清乾隆年间,既有南方之秀,也有北方之雄的著名景点五亭桥,就始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它绝对是明朝人徐霞客看到不到的景观。

温州·雁荡山

可能是因为离家乡近吧,徐霞客曾经三次打卡雁荡山。雁荡山是一座完整的白垩纪破火山,徐霞客形容其为:危峰乱迭,如削如攒,如骈笋,如挺芝。如今我们看到的雁荡山与当年徐霞客无异,但画面中高高的视角下,远望雁荡山,近观金灿灿的梯田,肯定是徐霞客无法看到的景观。

桐乡·乌镇

浙江就像徐霞客的第二故乡,年逾五十再游浙江,开启人生中最后一次远行。这次浙游走水路,经西塘、乌镇、塘栖等地到杭州府。在乌镇本想好好玩一番,可惜朋友出远门,徐霞客也只好回船启程下一站。不过徐霞客当时肯定没有从空中俯瞰水乡人家,看马头墙依次错落的景致。

无锡·鼋头渚

游天台山是徐霞客第一篇日记,但他第一次出游的地方其实是无锡太湖之滨的鼋头渚。鼋头渚如今是赏樱胜地,不过这里樱花种植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徐霞客游湖之时,还见不到云蒸霞蔚的樱花林。

衡阳·石鼓书院

徐霞客是绝对见过石鼓书院的,在他眼中,书院“兼具滕王阁、黄鹤楼名胜之优越”,在游记中,他对石鼓书院做了非常详尽的记载,这也为其后重建被毁的书院提供了珍贵的史料。如今,从空中看蒸、湘、耒三水汇聚之处的石鼓书院,这又是徐霞客无法见到的景致。

安徽·黄山

对于看惯了山清水秀的江南人来说,徐霞客初登黄山就被险峻陡峭的景色而震撼。在徐霞客晚年已经游历许多名山之后,有人问他看遍四海山川,“何处最奇?”徐霞客言:“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徐霞客如果能看到跳脱于地表、悬浮于半空中的视角,可能会更惊叹。

福建·武夷山

武夷山是自然与文化双遗产地,“碧水丹山,珍木灵草”是南朝诗人江淹对它最精准的描述。徐霞客在去武夷山之前就对于这座“三教名山”的玩法精髓了然于心,即行舟九曲溪,放眼两岸。光是在曲折蜿蜒的溪流中只能看到层峦叠嶂,俯视九曲的景致更是别有洞天。

江西·武功山

江西武功山在徒步圈的地位经久不衰,其实也是徐霞客心中的赏日出胜地。徐霞客在江西辗转两个半月,在武功山就足足逗留10日,夜宿金顶,看太阳喷薄而出,诗兴大发,遂写下“观日景如金在冶,游人履步彩云间”的名句。如果日出时分用“上帝视角”远眺,更是超脱于凡世间。

洛阳·龙门石窟

龙门石窟始凿于北魏孝文帝年间,是世界上造像最多、规模最大的石刻艺术宝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中国石刻艺术的最高峰”,不过徐霞客在游记中对它的描述只有区区60余字。不知道如果他能看到这张夜晚星轨下石窟的照片,是否会惊叹于它的壮阔雄奇呢?

大同·悬空寺

徐霞客四次北上,都与“五岳”有关 ,但游览恒山,在他47岁才实现。见到悬空寺时,被眼前这座绝壁中生长出的空中云阁惊叹不已:“层楼高悬,曲榭斜倚,望之如蜃吐重台”,赞其为“天下巨观”

传说李白来到悬空寺,题“壮观”二字,旁边多出一点喻意“比壮观多一点”,但原迹不存,徐霞客来的时候也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块石头。

阳朔·兴坪古镇

徐霞客来到阳朔兴坪,碧波晓月的夜色令他陶醉不已,泛舟江面之上,山峰倒映水中,与船桨一同荡漾。奇峰环绕的景致固然幽奇,峰林之上的视角更是像油画般梦幻。

安顺·黄果树瀑布

黄果树瀑布是喀斯特瀑布中的佼佼者,几百万年前,这里是地下伏流,落入落水洞中,经长期流水冲蚀和溶蚀,随着落水洞崩坍,露出地面成为瀑布。换个徐霞客看不到的视角,或许还能看到一些当年的地下伏流落入落水洞中的景致。

丽江古城

很难想象在徐霞客所处的那个年代,能够徒步走到丽江这么远的地方,而且留下了9000余字的“丽江日记”,记载了丽江独特的民族风情、风俗、事件等。虽是弘扬丽江古城第一人,但雪山掩映下的束河古镇,徐霞客可能无缘看到。

腾冲·火山地质公园

徐霞客不止是旅行家,更是地理学家。在他后期的西南地区之行中,留下不少富有地理学价值的记述。在腾冲期间,他考察了打鹰山的火山遗迹,科学地记录与解释了火山喷发出的红色浮石的产状、质地及成因。如果徐霞客能有航拍助益,不知他科考火山能给后人留下多少惊喜。

金沙江大拐弯

此外,他还纠正了文献记载的一些错误。如否定自《尚书·禹贡》以来流行千年的“岷山导江”旧说(即认为长江源于岷山),主张金沙江才是长江的上源,而岷江是支流。不过,根据现有的记载推测,徐霞客可能当年也没有能够溯江而上,离江源还有很远。

澜沧江

澜沧江是徐霞客最后考察的一条大江,对这条江,他追寻的是其下游流向,并指出枯柯河西入潞江而不入澜沧江。如果他生于现代,能够通过先进设备俯瞰澜沧江,或许能够一目了然于这条纵贯横断山脉的大江的流向,而它也是世界上最典型的南北走向的河流。

大理·鸡足山

徐霞客在云南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有近三分之一都在鸡足山。鸡足山的最高峰天柱峰海拔3248米,全山共有40座奇山、13座险峰、泉潭百余处、岗岭壑谷无数,以雄、奇、幽、秀、险而著称的鸡足山,也成为徐霞客游历考察的终点

你或许会说:徐霞客当年看到的景致大多未加雕琢,更加原生态。

我不否认。

不过,相比而言,如今我们的出行条件更加便利,日行万里都已不是问题。

那么不妨利用大大小小的假期,走出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