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9毕业演唱会暂停举办后:粉丝退票难,或涉数千人+数百万元

2022-03-18   来源:第一财经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为限定团,人气少女组合THE9本应在2021年的年底风风光光地开一场毕业演唱会,即组合解散演唱会,然后各自发展。然而因为疫情,THE9的这场演唱会被临时叫停,随之而来的问题浮现——退票如何处理。

就在日前,有THE9相关后援会粉丝向第一财经记者独家爆料称,上述演唱会先后官宣了会举办苏州场和广州场,由于疫情而临时停办了,虽说主办方号称会延期举行,但至今都没有举办,因此大量粉丝要求退票,然而主办方拖延至今并未全额退款,或涉及数千退票者,金额或高达数百万元。

粉丝怒求退款

首先来了解一下THE9,该组合由刘雨昕(C位)、虞书欣、许佳琪、喻言、谢可寅、安崎(队长)、赵小棠、孔雪儿、陆柯燃9名成员组成。2020年5月30日,通过爱奇艺青年励志综艺节目《青春有你第二季》正式出道;7月10日,出席“随刻限定营业会”,并宣布担任“爱奇艺随刻推荐官”;8月10日,推出组合首张音乐EP《斯芬克斯X谜》,并获得了“双白金唱片”等级认证;12月25日,发行组合第一张专辑《虚实X境》;12月31日,参演2021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2021年5月22日,发行组合周年专辑《RefleXtion》。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与不少选秀出身的组合类似,THE9这类偶像组合属于“限定团”,所谓“限定团”即组合在出道一段时间后,通常是1~2年后会解散,解散后各自发展。“限定团”的意义在于让这些艺人出道,参加各类演艺活动,积累粉丝,并在解散时达到一个组合的“高点”——通过演唱会等解散形式来获得不菲的商业价值转化。

“组合的粉丝与个人偶像的粉丝有所不同,组合粉丝会细分为喜欢整体组合的粉丝以及喜欢各个成员的粉丝,比如THE9的9位成员都有各自的粉丝后援会,各个后援会之间会有一些友好的交流,但也有一点点竞争,都是为了给自家偶像加油。各自的后援会也会组织应援活动等。所以这次THE9的毕业演唱会,我们是各家的后援会团购的,我们和主办方签订了团购门票协议书,所以涉及的人数和金额都比较大。根据我们各家后援会的群和信息显示,总体涉及数千位粉丝,整体的购票金额达数百万元。光是我所在的那一个成员的后援会就团购了40万元左右的票,而且40万元是属于金额比较低的,其他很多家后援会都高于这个数字。”方荷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根据方荷提供的团购门票协议书显示:双方就2021年12月18日THE9毕业巡回演唱会-广州站门票团购事宜协商一致购买门票,门票价格分为1799元、1399元、999元、699元和399元。与粉丝签订协议的甲方是北京国潮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潮文化”)。

颇有意思的是,虽然团购价与散客购买的票价基本一致,并无太大优惠,但是后援会的团购有一项特殊的权益——优先选座位。根据协议书显示,购买者可以按照总金额大小排序依次进行区域选择。

“这项优先权也就让粉丝们更加愿意集中团购,因为团购的整体金额越高,那么就越具有先选择座位的优势。所以国潮文化就可以一下子获得一大笔票务收入。”方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然而由于疫情原因,两场毕业演出都暂时取消了,之后主办方表示会延期到5月举办。但粉丝们显然不太确信。

“看现在的样子,应该之后也很难再举行演唱会了,而且根据限定团的时间来看,其实THE9组合已经解散了,之后还能不能合体演出也是未知。所以我们很多粉丝都要求退票,根据协议,退票应该是在7个工作日内退款,如果是延期,那么应该于14个工作日内退款。在2022年1月7日-14日,主办方陆续退回一半左右的款项,但截至目前,各家后援会剩余款项均未退回,已经过了应该退款的日期。国潮文化以各种理由推迟退回款项,目前均已不回复信息。现在涉及要退款的粉丝量非常大,从去年购票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获得全额退款。”方荷气愤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退票尴尬和背后商业

THE9组合由爱奇艺平台出道,就此事,第一财经记者致电爱奇艺,爱奇艺方面表示,目前THE9组合已经解散,艺人也都有自己各自的经纪人和工作室,目前所有THE9成员已与爱奇艺没有直接关系,所以爱奇艺对于上述演唱会事宜无法插手。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企查查平台查询看到,国潮文化有2位股东,李海林和高庆芳,记者辗转联系到高庆芳后,其表示,演出受疫情影响,目前已安排退票,但是演出并未取消,而是延期到今年5月举行。至于粉丝反馈到仅拿到一半退款,高庆芳表示剩下的一小部分已在安排退款,并已告知后援会。

根据国潮文化今年1月发出的一份说明显示,由于THE9两场演出的取消,导致其公司投入成本亏损严重,许多预付款都未能及时回款,以至于未能及时全额退回粉丝团票票款,研究决定春节前退款50%。

但粉丝们对于国潮文化的说法显然不买账,部分粉丝表示主办方一拖再拖,早就过了应该退款的期限,而且也不是“一小部分”,而是一半的款项都没有收到。

第一财经记者在一项演出延期的通知中还看到了另一个THE9演唱会协办方——广东星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记者致电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其表示自己只是协助演出落地,所有的票务收入都在国潮文化这里,自己并未收到任何钱款,所以一切还要以国潮文化为准。

面对各方的说法,粉丝们很是不满,方荷表示自己和一众后援会成员会继续通过各种方式维权并追讨剩下的一半票款。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这几年太多的选秀节目出炉,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偶像,粉丝经济崛起,造星运动此起彼伏,也出现了粉丝经济,“偶像养成”粉丝基础,选秀节目就有了模式——打造一群新人,让新人们进行才艺竞争,吸引粉丝,由粉丝投票来决定谁能出道,谁是最红的C位,甚至是之后演出的排序地位等,这就是粉丝花钱“打投”。之后由于食品浪费事件被曝光,偶像海选类节目被叫停。但是对于已经出道的偶像团体,粉丝的热情不减。“饭圈”的集资、灰色产业链、艺人形象管理、天价片酬等问题都逐步浮出水面。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此前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来规范文娱产业。

“也正是因为有大量粉丝的簇拥,所以经纪公司或演出机构会将偶像和组合进行各类商业化,也是看中粉丝会毫不犹豫地掏钱,所以高价卖演出票、优先选位等都会出现。这也是国潮文化这类公司起初看好THE9演唱会的基本商业逻辑,谁料疫情打乱了他们赚钱的节奏,而一些前期的投入难以回本,企业损失惨重,也导致主办方难以快速退款。所以对于粉丝而言,要理性消费,对于演出方而言,投资需谨慎,赚快钱是需要承担风险的。”一位长期从事演艺工作的人士分析。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