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夺冠背后:青训生涯如“行尸走肉”,月薪6000元,有人最终被迫转代练

2021-11-10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EDG夺冠背后:青训生涯如“行尸走肉”,月薪6000元,有人最终被迫转代练

时代周报

2021年11月7日凌晨,来自中国大陆赛区(LPL)的EDG战队在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中鏖战5局,以3:2的比分战胜2020年全球总冠军DK战队,获得冠军,刷新了队成绩。

历史性的时刻被各大平台记录下来。总决赛当天,仅在bilibili平台,S11总决赛的直播就有3.5亿人观看。同时,据Esports Charts统计,EDG与DK总决赛的海外平台峰值观赛人数,达到了惊人的401万。比赛也吸引了央视新闻的注意,其第一时间发布微博祝贺EDG夺冠。

事实上,电竞行业发展至今已经有10个年头。从最初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沉迷游戏”,到多个高校开设电竞相关专业、资本入局、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现如今的电竞产业已逐渐规模化、产业化。

EDG夺冠使得群情激奋,哪怕是圈外人也会为之欣喜。然而看似欣欣向荣的背后,行业却面临着诸多问题。一位青训种子选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走上顶尖赛道“没有盼头”,苦练之后他最终选择放弃这条路。

这固然是一个人的故事,却反映了行业的残酷,能够脱颖而出的是少数。人才的培养难上加难,更为严峻的是,单一的盈利模式让这个行业的发展也较为受限,虽然有热钱滚滚而来,但俱乐部的盈利却难以持续。

中国电竞行业,正演绎着一场冰与火之歌。

韩服800分种子选手也终成代练

任何一个行业,站在顶端的永远都是少数人。两极分化在电竞行业表现的尤为明显,明星选手、LPL非明星选手、LDL(次级联赛)选手、青训生的薪资、身价,呈现出了阶梯式递减。有传言称,EDG今年引援的AD选手Viper身价达1500万,虽然这个数字未经官方证实,但侧面也说明,这个行业顶级选手的价值所在。

在LPL的整个生态链中,不名一文的选手占了绝大多数,多年来,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拥有着上述高身价和关注度。

在电竞行业发展初期,几名高分路人就可以组建成为一个职业战队。但随着行业发展,电竞行业的生态环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逐渐对标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人才培养成了重中之重。

在电竞俱乐部里,除了官方发表青训生招募令外,还有这么一类人,专门在各大高分排位局里寻找目标,并邀请其参加俱乐部试训,而完成试训的人,就能正式成为青训生。成为青训生,就等于拿到了通往职业道路的第一张门票。

付明就是其中之一。2000年出生的他,活跃于英雄联盟国服(中国服务器)的峡谷之巅,并且在韩服(韩国服务器)打到了800分。韩服800分意味着什么?按照各大俱乐部招募青训生的条件来看,韩服400分左右,就可以报名参加青训选拔,800分已经算是一个比较高的分数。

终于,2019年,在一场韩服普通的路人局中,来自成都的OMG俱乐部通过游戏私信邀请他参与试训。

“想,做梦都想。”从接触英雄联盟开始,游戏天赋出众的他就梦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我的偶像是Faker(韩国人李相赫的游戏ID名,曾3次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

接受邀请后,付明很快奔赴成都,完成2周左右的试训后,成为了OMG的一名青训生,每个月拿6000元的月薪。“从中午打到深夜,每周能有一两次机会和OMG一队或者二队的选手进行一场BO3(三局两胜)的比赛。”付明的青训生活从每天的基本排位开始。

俱乐部通常有一队二队之分,一队参加LPL联赛,二队参加LDL,成为一队或二队的选手,就意味着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而每一个青训生的梦想,都是成为一队选手。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电子竞技的残酷,很快打碎了他的职业梦想,“能成为青训生的人都有天赋、有实力,就算这样,1000人里能有1个进一队就不错了。”付明用“行尸走肉”4个字来概括他的青训生涯,“每天都是排位,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

大浪淘沙下,每一个能进入LPL的选手,无疑都是最优秀的那几十个人。但最终能够取得S赛冠军的,却只有5个人。

“没有盼头。”仅仅2个月后,付明就选择离开俱乐部,终止了自己的职业梦想。随后,付明开始了代练的生涯,基于其优越的实力,他接到了不少单子。

“代练”,是指在网络游戏中以收费的方式帮别人练级的行为。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自己所接的单子中,大多为宗师局(英雄联盟10个段位中,排名第二的段位)以上的单子,其中有20%都是长期客户,“长期客户包月收费,一个月2000元,剩下的散单每周打120个小时,收入可以达到一万左右。”

付明的代练生涯至今已经两个年头,想起以前青训的日子,他说:“不后悔放弃,职业这条路太难走了。”

而付明也只是众多青训生的缩影,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年龄不大的青训生奔赴自己的梦想,然后再离开。

虽然和明星选手动辄几千万的身价相比,青训生几千块的工资并不高,但在电竞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士李东看来,这属于正常现象,“以青训生普遍18、19岁的年龄来说,相比同龄人,6000元的月薪算少吗?”他说,“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优质的资源总是会聚集在头部的几个人身上,而剩下的人,才是这个行业的常态,而这也恰恰说明了这个行业已经进入了成熟期。”

不过,仍有一些青训生,他们坚持完成了枯燥无味的练习,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但终其职业生涯,也未能取得成绩,没有受到过关注。他们有的转型主播,有的转型赛事解说,还有一部分人进入俱乐部成为管理或教练,但大部分人,最终还是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

俱乐部赔钱赚吆喝

无论如何,由于游戏在大众中得普及度逐年增高,电竞赛事无疑已经是目前关注度最高的竞技赛事。除了不少年轻人希望成为竞技选手,还有无数人因为热爱玩游戏而关注这些赛事,整个电竞行业正成为焦点。

然而,作为一个行业存在,如果背后没有好的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依然难以为继。

数据显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开始前,微博平台上带有EDG的多个词条冲上热搜榜,而EDG能否夺冠的话题阅读量已经过亿。赛事平台的数据显示,B站的最高观看人次超过了4亿。除了线上观看渠道外,也有不少观众选择广场、酒吧等线下观赛渠道。

然而,英雄联盟赛事虽受到广泛关注,但有不少人认为,电竞赛事的流量与变现能力并不成正比,盈利模式相对单一。

“可以将赛事当成一档综艺节目来看,综艺节目怎么变现,它就怎么变现。”某游戏公司从业人员季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LPL如今的盈利模式主要来源于赞助商以及转播权费用,基本玩法和NBA、CBA没太大区别,其实就是按照综艺的方式,通过高流量让广告商进行赞助,“主营收就是一些很传统的东西。”

据新京报报道,2020夏季赛季后赛12个赛区的数据统计显示,62个赛事赞助商中,LPL赛区赞助商数量从2016年的6家增加至2020年的14家。同时,赞助金额也有上涨趋势。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耐克,在2019年2月以4年2.4亿元的赞助价格成为LPL赛区独家服装合作伙伴,而2020年6月,苏宁易购成为LPL赛区官方合作电商平台,赞助金额为数千万元。

同时,每一年的全球总决赛更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2020年S10全球总决赛赞助商数量达12家,包括光明莫斯利安、娃哈哈、战马、KFC、OPPO等。而2021年全球总决赛,由于地点由深圳变更至冰岛,一些赞助商选择退出,最后共计10家赞助商。

虽赛事吸金能力近些年呈上升趋势,但对于俱乐部来说,能够持续盈利的并不多。“明星选手的转会费、薪资占俱乐部日常经营的大头,成绩好的俱乐部有赞助商支持,成绩不好的俱乐部基本维持不了几年。”季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虎扑、微博等多方消息,2020年首次进入LPL的Estar俱乐部,因未取得较好的成绩以及高层纠纷,2021年将LPL席位转让至能兴集团,改名UP电子竞技俱乐部。而多年来,有包括SNAKE在内的不少俱乐部纷纷退出了LPL。

不过,EDG与之相反。有不少网友戏称,EDG培养人才再交易至其他俱乐部,每年转会期都赚的盆满钵满。EDG俱乐部经理阿布就曾在直播中表示,“整个联盟只有EDG俱乐部是赚钱的。”

但在李东看来,只有EDG一家俱乐部盈利的说法有些夸张,“不可能一家吃肉,剩下的连汤都喝不上,这不符合联赛健康发展的理念。如果都亏损,那支撑那么多年的俱乐部还有打比赛、培养选手的动力吗?”

不可否认的是,相较于2011年初的电竞产业荒芜年代,电竞产业已走入正轨。最初的电竞行业,几个富二代凭借着满腔热血,就可以组建战队进入参加比赛,王思聪一手创办的IG就是如此。而随着受到的关注越来越高,已经有大量资本进入电竞赛道。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LPL共有17支战队,其中大多为资本旗下的俱乐部,如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JDG)、苏宁电子竞技俱乐部(SN)、李宁电子竞技俱乐部(LNG)、滔博电子竞技俱乐部(TES)、哔哩哔哩电子竞技俱乐部(BLG)等。

而EDG也是其中的典型。据悉,EDG电竞俱乐部所属公司为上海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大股东为广州超竞投资有限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为朱一航,持股99%。公开资料显示,朱一航为地产企业合生创展集团的创始人朱孟依长子。

同时,除产业链愈加成熟外,电竞职业也正在被社会认同,正在向主流体育运动赛事靠拢。11月5日,杭州亚组委正式对外公布了八款入选第19届亚洲运动会(简称亚运会)的电竞比赛项目,分别为《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FIFA Online 4》《炉石传说》《街霸5》《梦三国2》和《DOTA2》。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中付明、李东、季礼均为化名)